但水泥窑只要一停下来

2021-01-31 17:40

方非摄

对于曹利兵和他的203名工友来说,这一切来得有点儿突然,至少比他们多次听到的原“压产计划”提前了两年。

透过窑头的“猫眼”,记者看到,水泥窑里漆黑一片。燃煤窑炉一停产,煤炭、石灰石等容易产生粉尘的原料,也无需再供应,厂门外的马路上再也见不着排队的大货车,还有随之而来的一路扬尘。

据初步估算,金隅顺发水泥窑停产后,每年可以减少粉尘、氮氧化物及二氧化硫排放数百吨,有效降低了厂区周围大气中pm2.5含量,为首都大气污染治理换回更多蓝天。刘宇鑫

“停产到现在,我这身儿工作服都穿了一个多星期了。”曹利兵回到了靠近水泥窑窑头的中控室里,一按红色的“启动”键,已经“退休”多日的圆筒型水泥窑浑身一震,已是空空荡荡的窑内再次发出轰隆隆的闷响,缓慢地转动起来。“生产的时候不显,但水泥窑只要一停下来,窑底压强增大,容易把支架压垮,所以必须每隔8小时就让窑体调整下姿态。”

从1994年开始服役的这台日产700吨水泥熟料的燃煤窑炉,今后只存在于他们的记忆里。握有这家水泥厂70%股份的北京金隅昨日表示,集团上下以实际行动,全力支持首都大气环境治理工作,北京金隅顺发水泥有限公司停产后,企业204名职工都将获得妥善安置。

可是,昨日走上台阶顶端,进入生产车间,印象中水泥窑散发的滚滚热浪和生产中不可避免的粉尘,却不见了。

一级、两级、三级……眼前的30级台阶直通10米高的水泥窑窑头。这是烧成车间工人曹利兵,以往每天四次巡检的必经之路。这30级台阶,也是20多年来顺发水泥厂工人们出入水泥生产线的必经之路。当初只是用钢筋焊接的这个楼梯台阶,如今已被工人们脚底带着的泥水“改造”成了水泥板。足有两指厚的泥层下,近1.5米宽的台阶已经被踩出了一个浅浅的“u”形凹槽,诉说着昔日生产的繁忙景象。

同时,企业也在算环保的“大账”,不去太过计较经济的“小账”。北京金隅顺发水泥有限公司总经理顾理成透露,顺发水泥停产的直接经济“成本”,即2013年主营业务收入约为1.8亿元、净利润1000万元。另外,占地160亩的厂区内,办公用房、厂房加生产设备合计的固定资产金额约为7000万元,水泥窑停产后将逐步报废。

“水泥窑虽然停产了,可厂里还有很多收尾工作需要做。”昨日早上8时30分,曹利兵像平时一样,准时出现在更衣室里,在面前的更衣柜里,挂着4身红蓝相间的工作服。他顺手挑出了挂在最靠右手边的一身儿,一边系扣子,一边指着衣柜下面“藏”着的半袋洗衣粉说,“水泥窑停产之前,周围的车间里老是暴土扬尘的,干活时还动不动就把衣服蹭脏了,工作服往往穿一两天就换,每次下班洗澡时,就得把工作服一块洗了。”

昨天,在北京金隅顺发水泥有限公司厂区,两名负责维护保养的工人师傅对已经停止运转了的厂区生产设备进行检查。

9月13日,曹利兵所在的北京金隅顺发水泥有限公司正式关停燃煤窑炉。今年年底前,北京金隅平谷水泥公司也将完成停产。这两家企业的调整,将使本市水泥产能每年减少150万吨,本市“十二五”水泥产能压减目标也将在今年底提前实现。